首页>> 镇平玉雕馆 >>详情

玉都,玉城,玉美人

日期:2020-06-11 11:31 作者:互联网

   款款涅水说,有一种叫做四大发明的文明,让一个古老民族辉煌了五千年,有一种叫做玉的石头让这个民族再灿烂五千年,已不是神话。是啊,一个不产玉的乡镇,一个丝绸之路上的驿站,一个曾以丝绸为业的乡镇,却与玉结缘,形成玉产业、玉文化,形成国际玉城,这是石佛寺人的大智慧,大富贵。


  石佛寺,不愧是国际玉城,玉成天下。这里的玉,网络天下,南阳玉、新疆玉、台湾玉、云南玉、浙江玉、阿富汗玉、俄罗斯玉、韩国玉、缅甸玉……这里的玉,穿越历史,远古的玉、三皇五帝的玉、五代十国的玉、大清御制的玉、慈禧太后的玉、近现代的玉、国宴上的玉……这里的玉,质量上乘,品种齐全,有润如羊脂的和田玉、有色彩斑斓的独玉、有纯洁无暇的白玉、有令人神往的马来玉、有凝重深遂的墨玉、有红艳如花的鸡血玉……这里的石,千奇百怪,造型奇特。不必说传统的龙凤造型,假山流水;不必说传说中的古兽造型,威威生风;更不必说伟人造型,李时珍、诸葛亮、孙中山、毛泽东……栩栩如生,单是那玉白菜,白膀子,凝脂的白,白里透出清晰的生长纹;绿叶子,露凝的绿,绿中生翠,青翠欲滴。在石佛寺人的眼里,天下的白菜,一种植物而已,凡夫俗子,不值钱,烂菜一堆,可在白菜前加一个玉字,就熠熠生辉,美压群芳,身价倍增,成了人间宝贝,成了鹤立鸡群的最爱,或出口、或内销、或珍藏,价值都不可估量。
   款款涅水说,石佛寺是以玉为骨的城市,当然该叫玉城。是啊,说石佛寺是玉城玉都,一点也不夸张、这里是玉的海洋,玉的世界,玉的天下,小区是玉商的歇脚处,街道是玉砌成的长城,门连门的是玉器店,肩并肩的是玉器厂,手拉手的是玉器商,腿连腿的是玉器摊位,弯曲连绵的河岸上,摆着天下奇石,天下巨石,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河边是古铜古色的复古建筑,气势磅礴,浑然天成。滚圆滚圆的红木柱子上,雕刻着活灵活现的巨龙,雕刻着源远流长的玉文化,博大精深。河中矗立着白皙的綄沙玉女,五官匀称,长发披肩,栩栩如生,让人叹为观止。纵观古今,雄视中外,从来没有一座城市,能成为以玉为骨的玉城;从来没有一座城市,能成为以玉为魂的玉都;从来没有一座城市,能以玉文化为宗教;从来没有一座城市,能让玉承载历史的厚重。唯有你。盆景似的城,悄无声息的做到了;唯有你不折不扣的食玉城,践行了让中国崛起的誓言;唯有你,石佛寺这块风水宝地,能成为玉的磁场,玉的核心,把全世界的无暇美玉汇聚一堂,成为世之奇葩。
   为什么不产玉的石佛寺会成玉的磁场?为什么玉会成为石佛寺的支柱产业,并以星星之火、呈燎原之?这就是大自然的奥妙,譬如:浩浩大江中只有一小段的江水,煮茶特别有味;譬如:遍地的山泉中只有一眼泉水特别适合名贵白酒;譬如:女人饮了云南双胞胎井里的水,必生双胞胎……大自然的所有奥妙藏在许许多多平平常常的所在,让那些卓尔不凡的人,沿着细微的路标,去探寻。而探寻的过程,是找到天时、地利、人和最佳突破点的过程,是检验人的勇气、学识、智慧的过程,是天人合一的过程,是极目天外的过程。石佛寺人让国际玉城初具规模,就是一个天人合一的典型,历代玉雕大师们破译了大自然的密码,让石佛寺在近现代脱颖而出,成为驰名中外的名镇,开天辟地的让玉景观成为中国一道别样的风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歌可泣,可立碑可写传。
   款款涅水说,玉是石佛寺的密码。石佛寺人率先垂范破译大自然的密码,偌大一个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上,还有许许多多接地气的密码,有待于卓尔不凡的大智大勇的中国人去破译,到那时,中国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一个品牌,成为一个传奇。


   款款涅水说,玉,有灵气,有生命,有品质,有气魄,是千年不遇的火山喷发而形成的大自然的爱子,称之为火山之子,一点也不为过。玉,色泽鲜艳,质地细腻,晶莹透亮,华贵而不失朴实,艳丽而不失典雅,花枝招展而不失良序民俗,温润到极致,方为玉之极品。品玉如品人,人品如玉品,人、玉合一,极品佳人也,称之为玉美人。玉美人,美天下。玉美人,美在形体的美妙绝伦,或站、或坐、或躺、或卧,都是东方不败。玉美人,美在质地的无比细腻,浑人天成,如温玉的珠子,流动的优美曲线,美在不言中。玉美人,美在品的中庸之道上,柔中含刚,刚中带柔,柔而不媚,刚而不阿。把玉做成摆件,满屋生辉,房主人的品味自现;把玉做成挂件,佩玉吉祥,千古真理。玉养人,人养玉。人因玉美,玉遇人生辉。在古代,玉是皇亲国戚、王侯将相的专利,佩玉,佩的身份地位,佩的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到如今,玉已进入寻常百姓家,佩玉,佩的是玉的灵气,玉的品质,玉的卓尔不凡。
    款款涅水说,玉,有责任,有担当,会承载历史,让繁复变动的当下定格,让玉城、玉都、玉美人,名扬天下。有一天,总会有一天,玉或者其他成为一个有一个城市的标志,一个国家的旗帜。
作者
【魏玉珍】1974年出生,教师,河南省镇平县人,喜欢写诗,诗观:诗歌是人类心灵的体操,作品散见于各大诗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