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资讯 >>详情

80后小伙用坨作画,“画”出天然之山水

日期:2020-06-11 11:31 作者:互联网

QQ截图20180601173903.png

独山玉摆件《山高水长》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无论是玉雕,还是根雕,都讲究因形造势,因势造型,以其本身质材形状设计创作,于是,这类作品再也无法与天然分开。实质上,不管是玉雕,还是根雕,最难的并不是雕的技术,而是雕出自然的天然神韵。惟其天然巧夺天工,惟其天然自然造化,化有形而无形,化无形而有形,最终出神入化表达心中所想超凡脱俗美感。我在这里说的化有形而无形即指通过有形雕刻表达无形的神韵,化无形而有形就是将胸中的意境遥不可及的美奂通过有形的刀法线条表现出来。

QQ截图20180601173915.png

韩朝兴独山玉摆件《渡》



以往我看到的玉雕大多是物件、瓜果蔬菜花鸟之类,再或者就是人物与动物等,而用玉雕刻山水的则很少,所以看到韩朝兴的作品,我很吃惊,大大地出乎意外,我没想到他会用玉来雕刻中国画传统的山水。在中国画中,山水画是一个重要的分支,题材广泛,技法成熟,研究深入,到了近现代,渗入一些西方技法,浓墨重彩,大写意和水彩、油画的技法都在表现,甚至有的用国画技法表达版画效果,总之,只要能想到的突破创新方法,都有人在实验、创造。但是,用雕塑来表达山水,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作品的数量相对来说就少得太多了,特别是著名的山水雕塑更加少。也许韩朝兴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在玉雕中独树一帜创造性地表达山水题材,艺术在于创新性地创造,“敢他人不敢而为之,先他人不为而为之”,艺术的创新是价值所在,内容的深刻是价值的内涵,一件作品打动读者须靠外在的形式和内在的蕴含完美结合,两者的有机统一才能给读者心灵产生震撼。看了韩朝兴的山水玉雕,不能不在心里产生一种观点认为:韩朝兴把玉的天然与山水的天然有机地结合起来了,他唤醒了玉在山水中的沉睡,换句话说就是他利用山水把沉睡中的玉唤醒了。


QQ截图20180601173925.png

独山玉摆件《水映山晖》



仔细研读韩朝兴的作品,看得出来他对中国的传统艺术比较有研究,特别是佛教文化、戏曲文化以及中国山水画技法。作品《渡》中佛教文化尤为明显,罗汉之头和庙宇楼阁突出,《水影山晖》《夜宿山寺》《山中问答》等都有着佛教文化的元素,中国的寺庙多建在奇峰险峻之处,秀丽多姿,山水形盛,云雾飘渺,游览玩赏,怡情悦性,自在修为;《画中画》与《山野清风》更多戏曲文化的元素,在中国古代,说书评弹和古代的儒生,多以扇子为饰,一把扇子尽显儒士风采,韩朝兴将扇子和山水联系在一起创作,这是一种大胆的构思,山水宽阔无边,扇则尽显尺寸之间,两者的有机结合,更好地反映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另外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韩朝兴对中国山水画的浸淫,特别是对宋元时期的山水画,譬如《山高水长》就有宋画家范宽《溪山行旅图》的影子,何况那些亭台楼阁建筑式样以及山水,可以更多地从古画中发现相似之处。不过,也就是仅仅相似,由于玉的天然色彩和形状,几乎是不可能与古画完全重合,一分相似一分神,韩朝兴对古画的烂熟于心,创作时游刃有余,如鱼得水,随手拈来而恰如其分地应用也许是他斩获“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称号的关键所在,当然对于中国传统山水画,他并没有完全沉醉于古人的画中,而是根据玉的形状和色彩,灵活变化地表现山水,有许多地方很容易看出他对现代园林以及山水的实地考察,只有对山水的深入观察,才能够更加活灵活现地表现中国的大好河山,譬如《奇峰万木》《柳暗花明又一村》等作品的表现。


雕刻与绘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是韩朝兴却将他们进行了整合,以雕刻塑造形体表达国画效果,表达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魅力,既有着立体的雕塑之形,又有着中国山水绘画中的诗味,意境深邃,浸淫文人墨客旷古悠远之情,不与世争,寄情山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钟情山水墨趣,惟怡情悦性尔。当然,这种应用得益于玉的色彩变化,巧妙地以自然之形色表达山水的自然,我认为此种应用也是玉雕的回归,取于自然,回归自然,天然足矣,换句话说,也是作者境界的上升,性灵的回归,惟天然超脱不足以出珍品,韩朝兴似是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在2016年被评为了“中国青年玉雕艺术家”,作品越来越趋于成熟。


QQ截图20180601173957.png

文章刊发在《天工》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