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师物语 >>详情

探访南阳玉文化里的 工匠精神

日期:2020-06-11 11:31 作者:互联网

鹅蛋大的玉料上,可以雕刻出500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罗汉,脸上的表情清晰可见;一对青玉薄胎对瓶,不但外表一模一样,难分彼此,把两只瓶放在天平上,重量不差分毫……这就是河南南阳镇平玉雕,被称为神奇的雕刻技艺。

在镇平县,一个小小的县城竟然云集了24位国家级玉石雕刻大师,“中国水晶雕刻第一人”、“中国黑白人物雕刻第一人”和“中国微雕第一人”都诞生在这里。

在这些玉雕大师的血液里,澎湃着对玉雕工艺“精益求精”的狂热,他们执著,但又求变创新;他们注重雕刻工艺,更追求艺术品位;他们甚至可以十年磨一“件”……一块块普通的玉石,经过大师们的精心创意和精雕细刻,终能蝶变成一件件美轮美奂的玉雕精品,这无疑就是“工匠精神”的具体体现。

玉雕精品

玉雕基因深入血脉

今年30岁出头的梁飞熊,是土生土长的镇平县石佛寺人。熟悉梁飞熊的人都知道,他出生在一个玉雕世家,曾祖父梁文胜1946年师从仵永甲学艺,自此梁家便与玉雕结下了不解之缘,祖父梁炳林和父亲梁国山均从事玉雕行当。受家庭影响,梁飞熊自幼喜爱玉石雕刻,19岁高中毕业便进入玉雕行业,靠着自己的聪颖和勤奋,用10余年时间,获得了“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海派玉雕大师”等荣誉称号。

无独有偶,在镇平石佛寺,像梁飞熊一样,一家几代人做玉雕的并不在少数,他们靠着最传统的师徒制将玉雕技艺代代传承,对玉石的喜爱、对雕刻技艺的不断追求已演变成为基因,渗透进他们的血液。

2000年以后,随着人们审美水平的提高,有文化、有艺术美感的玉雕作品备受追捧。善于刻苦钻研、脑瓜灵光的镇平人已经感知,他们开始走出去,要么到国内高等美术院校深造,要么到北京、苏杭等玉雕技艺精湛的地区“充电”,进一步汲取艺术营养,在玉雕文化内涵提升和玉石雕刻技艺上狠下功夫。

镇平县玉雕管理局原局长王林深有感触地说,学成归来的人们带回了一股清新之风,镇平玉雕开始变得更加细腻而富有内涵,在传承民族传统文化、工艺的同时,注入了多元文化因子,逐步形成了南北并蓄、中外兼容、多样并举的宛派艺术风格。

在这股艺术新风的劲吹下,镇平玉雕作品开始大跨步前进,先后在“天工奖”、“百花奖”、“陆子冈杯”等国家级大赛中获金奖,有时甚至获得半数奖项,很多艺术珍品让人看上一眼,便再难忘记:岫玉《九龙双层转动花薰》获国家工艺美术“百花奖”优秀创作奖,现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河南厅;水晶作品《三教九流图》被作为国礼赠送给俄罗斯总统普京;玉雕作品《天上人间》曾拍出2800万元的天价……

如今,在镇平,一个小县城,就有24名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和280多位省级玉石雕刻大师,引起多家媒体的关注,纷纷探寻“玉雕大师群现象”之谜的背后……

有人说,在镇平玉雕大师的基因里,充斥着对玉雕工艺精益求精的狂热因子,一块块普通的玉石,经过他们的精心创意和精雕细刻,终能蝶变成一件件美轮美奂的玉雕精品。他们执著,但又求变创新,他们注重雕刻工艺,更追求艺术品位,他们甚至可以十年磨一“件”,他们让“做专、做精、做细、做实”作风一以贯之,他们不但让一件件玉雕精品载入史册,更让“大国工匠精神”成为镇平玉雕一个鲜明的标签。

玉雕精品

玉雕精品

独辟蹊径的创新精神

田间地头、顽童嬉戏、白发翁媪、农家小院……中国玉石雕刻大师张克钊的独玉作品散发着浓浓的乡土气息,他被誉为“中国黑白人物雕刻第一人”。

张克钊说,黑白料清如带雨梨花,素如水墨白荷,朴素之美能让人忘却一切喧嚣和烦躁,对独山玉黑白料的感觉就像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的生活印象。

张克钊说:“独玉如发妻。”可见,在他的灵魂深处,对独玉的喜爱已深入骨髓。 张克钊最早引起轰动的作品是《恩爱百年》,获得2003年河南省“陆子冈杯”银奖,这件作品是带着对已故母亲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怀念而创作的。

随着他对乡土系列作品的不断创作,童趣系列作品也逐渐创作出来。穿着黑布棉袄棉裤的孩童,与同伴们一起玩古老的游戏,犹如一幅幅老照片,记录着人们记忆深处的乡音乡情,让人久久难忘。其中张克钊的《南阳娃迎农运》一举夺得2012年“天工奖”金奖,这件作品以独山玉为原材料,分别雕刻出7个孩子打篮球、踩高跷、踢毽子、抖空竹等7个运动场景,把儿童们特有的活泼可爱和天真无邪表现得淋漓尽致。

提到宛派玉雕大师对俏色的妙用, 2002年“天工奖”银奖作品《妙算》不得不提。在“因材施艺”的基础上,大胆尝试新的题材与形式,把俏色用绝、用活;造型生动、美学素养、技法娴熟,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形成了全国玉雕行业的一股新风。《妙算》是独山玉玉雕创作首次在国家级玉雕比赛中荣获大奖,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杨伯达特意为此题字“妙算,妙”!这让独山玉闻名全国,开启了独山玉黑白料俏色创作的先河。

中国玉文化发展史的相关资料记载,中国独山玉的俏色运用,始于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玉鳖。宋哲认为,在当今的玉雕界,白玉、翡翠、岫玉作品都在利用俏色,但万变不离其宗,大家在人物、花鸟、山子上所用的手法基本雷同。惟有独山玉的黑白人物角色运用的是宛派玉雕大师趟出的一条新路,这使独山玉的黑白玉料身价倍增,也极大地丰富了宛派玉雕的艺术风格。

“一个有品质的精细时代已经来临,这样的时代来临必将呼唤‘工匠精神’;弘扬‘工匠精神’,将在全社会倡导一种‘做专、做精、做细、做实’的作风,推动镇平从‘制造大县’向‘制造强县’转变。”镇平县委书记李显庆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