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师物语 >>详情

万家生佛,一代完人——宛西自治运动领袖彭禹廷追记

日期:2020-06-11 11:30 作者:本站原创

位于镇平县东北部杏花山上的千年古刹——菩提寺,我是去过三四次的。最近一次,是癸巳年春夏之交陪外地客人去的。因为去的次数较多,这一次便没有再进寺院。客人进入寺院后,我便在寺院门前信步慢走。一支烟的功夫,我便走到了寺院东部的小山坡上。不经意间发现,东山洼松柏掩映中竟有一簇古朴、优雅的老式建筑。趋步上前细观,竟是“传说”的彭公祠。 
   
  彭公祠乃民国23年(1934年),宛西群众为了纪念民国宛西自治领袖彭禹廷而修建的祠堂,祠堂所在地名叫杏花山虎山沟。祠堂是一个四合院落,正面四柱框架的砖石山门蔚然耸立,上书“彭公祠”三个大字。占地60平方米、高6米、深7米、面阔11米的正堂青砖灰瓦砌筑(每块砖上均刻有“彭公祠”三字),是典型的中国古代宫殿式建筑,石墩廊柱、砖苫瓦缮,斗拱飞檐、古色古香。堂内“一代完人”、“万家生佛”等巨匾高悬,冯玉祥、于右任等挽联高挂。其中彭禹廷“自跪自歌”的画像耐人寻味,示“自立、自强、自治”之意。祠堂的左厢有房舍十余间,两层结构。右侧有廊房八间,廊壁上书写有彭公生平事迹——乱世英杰彭禹廷传略。正堂之后是彭公墓,墓前有“彭公禹廷纪念碑”。通体观之,山门、祠堂、墓碑、墓冢,随山势梯次上延,其间苍松翠柏掩映,虽不壮观却是名流望者安卧的极佳胜地。 
   
一 
   
  彭公名锡田,字禹廷(新四军著名将领彭雪枫的族叔),1893年生于河南省镇平县七里庄。1899年就读于本村彭子善先生(彭雪枫伯父)的私塾学堂,1908年就读开封知新中学,1909年被保送开封优级师范。1911年参加河南革命军总司令张仲端策划的起义,因事泄密只身逃至襄阳,被鄂北革命军司令季雨林派回镇平,联系王天纵会攻南阳。南北议和后,彭禹廷复入优级师范读书。1913年发动学潮被校方开除,1914年考入北京汇文大学,后因家贫辍学。民国6年(1917年)肄业后,任省立五中(今南阳一中前身,时任校长阎敬轩)英语教师,1919年任河南省印刷局副局长、南阳丝厘局局长等。1921年11月,被西北军师长张之江举荐给西北革命军首领冯玉祥将军,历任西北革命军旅部书记官兼军部法官、西北革命军军法科科长兼哈尔宾禁烟督办、察哈尔督统署秘书长、西北边防督办公署秘书长等。民国16年(1927年)6月,彭锡田随北伐军由西北进入河南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高等执法官。同年8月,因母病危返乡,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任命彭锡田为豫南第二行政区区长,先后率部在南阳,南召、唐河、邓县等奋力剿匪。1930年在南阳西部倡导并开展地方自治,1933年3月25日,被人杀害,是年41岁。 
   
二 

  一位刚过不惑之年的人,缘何在其死后被当地百姓称为“公”,并自发建立祠堂祭拜?其中自有令人赞扬和敬佩的事迹和人格所在: 
   
  办实事,抛弃高官厚禄。1927年8月,彭禹廷回镇平为母守孝。当时,在北洋军阀逐步向国民党转移中央政权的过程中,大规模的派系战争和各种地方割据势力冲突不断,地方政权只能随波逐流,官吏更换频繁、朝令夕改,官府已成酒囊饭袋。远离京广、陇海两大铁路干线和省城开封的宛西“匪过如梳,兵过如篦”,成了河南全省匪患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镇平境内更是土匪猖獗,民无宁日。面对此等惨状,正在为母亲守墓的彭禹廷,应乡邻哭请,抛弃高官,戴孝出任镇平县南区区长。地方久乱思治,加上他的机智果敢,很快建立了一支30多人枪的民团,并着手训练,剿匪安民。仅镇平侯集一战就击败17杆悍匪1000多人,并击毙督战的大匪首。土匪对民团心生畏惧,逃离南区。接着,彭下令附近乡村调查零星土匪和流氓无赖等出入无常的人,定出十户联结,调查户口,清查匪踪,零星匪徒走投无路,自动交出枪支。在剿匪中,彭禹廷常跟部下讲:“土匪都是乌合之众,只要我们有组织,有训练,一可当十,十可当百。”并总结出“击尾不击头,击饱不击饿(土匪行动时,前面的都是不要命的悍匪,最好不要与其硬碰,设法拦腰攻击,先打战斗力差的土匪,容易将其击溃;轻装的土匪都似下山的饿狼,很难对付,而抢掠过后,人人无心恋战,就能轻松打败他们,夺下钱财和‘肉票’)”的策略。靠着这些特殊的策略,彭禹廷的民团在镇平无往不利,一年时间,境内土匪基本肃清,境外土匪也不敢到镇平作案。镇平剿匪完成后,彭禹廷还应南阳区内外县之邀,到南阳、唐河、邓县等地剿匪。 
   
  1928年8月,石友三部驻防南阳,委任彭为民团旅长。此时,任国民党政府禁烟委员会主席的张之江从南京连续来电,请其入京任职。但彭禹廷认为国家的基础在乡村,乡村不治,国基难固,决心以改造乡村为已任。于是复电坚辞,只以公民的身份做地方事业;1929年7月,彭禹廷在西北军时的旧相识韩复榘就任河南省政府主席,韩想让彭出任豫南民团总指挥。彭禹廷深感解决农村问题不能只靠剿匪,必须有治本的方法。于是回绝了韩的任命,只提出了办河南村治学院的请求。经半年筹备后,河南村治学院在辉县百泉成立,彭禹廷出任院长,著名学者梁仲华出任副院长,梁漱溟出任教务长;1930年2月,来自河南、河北、山东、山西等地的数百名学生进入河南村治学院,有声有色地教学开始了。但不久中原大战骤起,背叛了冯玉祥的韩复榘不愿与冯作战,向蒋请调山东,梁漱溟、梁仲华带着村治学院人马随韩转移到山东邹平,开展乡村建设。而彭禹廷离开镇平后,匪患又起,邓县土匪上万人攻破镇平县城,烧杀抢掠,绑票上万。地方父老函电交催,请求彭回镇平,彭禹廷被迫再返家乡。 
   
  救民众,大搞地方自治。(说到宛西自治,人们大多会想到别廷芳。其实,宛西自治的首倡者实为彭禹廷。别廷芳是在彭禹廷遇害后才接管宛西自治的。)彭禹廷回到镇平后,了解到匪患已经发展为上万的大匪帮,一县民团之力已不能剿除,于是他审时度势谋求盟友,首倡宛西联防。1930年9月底,内乡(含今西峡县)的别廷芳、邓县的宁洗古、淅川的陈重华等南阳各县民团首脑,与彭禹廷齐集内乡杨集举行联防会议。会上彭介绍了他“自卫、自治、自富”的乡村建设主张,提出“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村村无讼,家家有余”的自治目标,得到众人的认同。于是,会议决定成立自治指导委员会,由彭禹廷任主任,同时成立宛西民团指挥部,由别廷芳任司令。彭禹廷结合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自治理论,即“缩小的三民主义”-----“自卫、自治、自富”的三自主义。他的最高理想就是力图通过地方自治,以自卫、自治、自富为手段来拯救农村,拯救中国,最终实现大的三民主义。彭禹廷将自己的一张坐像和一张跪像合成为一张照片,起名“彭禹廷求彭禹廷”,向民众宣扬“非自救万无幸存之理,第一是自救,第二是救国。”等万事靠自己的观念。 
   
  镇平乡村建设由此拉开帷幕。他组织民众大举植树造林,改良农作物种子和牲畜品种,提倡家庭副业,整修公路等活动,使镇平经济很快有了起色。1931年冬,镇平在宛西各县率先开始修路。先后修筑公路11条,共计125公里,大大方便了内外交通;彭禹廷成立丝绸委员会,制定标准,严格检验,(镇平历史上以盛产丝绸闻名,但由于匪患和商人贪图小利等,丝绸质量低劣,自己砸了牌子没了销路),使镇平丝绸又打开了销路,带动了丝绸业的复苏;自治委员会大力兴办学校,全民扫盲,狠抓童教,八德训育。1933年与1927年相比,镇平学校数目增加了10倍,就学儿童增加了20倍。赋于村校教师行政监督权,普及民众德化教育。破除陋俗,整顿世风,工学相济,使人人有事做;自治委员会建设平民(免费)医院,养济院,救济院,农民借贷所,义仓,规范经纪人与经纪费;建立自治银行,兵工厂,平民工场,机械研造所,手工业合作社,建设电讯,提倡远途贸易。他还还开创中华首举──仿瑞士兵役制,建立全民皆兵的武装力量,借剿匪军训实战,保卫自治果实;他重组区乡镇,改选邻闾乡镇长,整肃吏治,取缔党派,司法独立,循典峻法,实行渎职赔付制,缩小贫富差距,走天下为公之路。在自治中,彭禹廷不但不靠县官,连军队也不靠,对国民党县政府采取了公然对抗的态度。他们成立了自治委员会总揽全县行政权力,成立息讼会替代了县政府的司法权,并选举出自己的村长、乡镇长、区长等管理地方,使国民党县政府形同虚设。 
   
  搞事业,率皆以身先之。1933年3月1日,彭创办宛西乡村师范学校,并被公推为校长。他把宛西乡师看作是河南村治学院的延续,是培养乡村建设人才、完成自治目标的重大举措。他在学校时每天给学生讲课,课余与学生一起劳作,打水、磨面、清扫厕所,“率皆以身先之”。吃饭的时候,教师都吃白面馍,只有彭禹廷吃掺了高粱面的花卷。有教师询问时,他先是掩饰,后坦诚地说:“我从镇平来天宁寺(宛西乡师所在地),一路见大多数老百姓连黑窝窝也没有。我自己不耕耘,吃花卷已经是过分了。能在路上看见百姓都吃麦子面馍的时候,我姓彭的再吃也不晚。”语言虽然朴实,但与范仲淹的先忧后乐精神异曲同工。1933年3月20日,在宛西乡师安排好校务的彭廷禹回到镇平,当天出席自治委员会,议决重人道、禁溺婴等办法;21日,赴安国寺教育处训话;22日,做自治歌,又订机关自治公约。每天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对各项自治事业“莫不兢兢举办,雷厉推行”。彭廷禹的所作所为受到民众广泛尊重和爱戴,但他铁面无私的刚直性格不仅得罪了不少土豪劣绅。同时,对蒋政权激烈的不合作态度,也引起他们的极端仇视。1933年3月25日夜,时任河南省政府主席的刘峙,指使人收买彭禹廷的卫士杨天顺等三人将彭廷禹杀害。彭禹廷在镇平前后执政五六年,没存一分钱,家里还是祖传的六亩半薄地,一家20多口人挤住在8间草房中。 
   
三 
   
  中国现代史上从事乡村建设运动的主要代表人、宛西自治运动的领袖彭廷禹遇害后,四乡百姓“纷纷前来,延请中西名医调治;民众奔哭,争献药物。闻有救则喜形于色,闻罔效则饮泣吞声……”逃跑到南召的杨天顺被抓回镇平,愤怒的民众将其凌迟处死。农历4月16日,县城隆重公祭彭禹廷,将其葬于杏花山虎山沟,并建立祠堂名曰“彭公祠”。 
   
  彭公英年早逝,大愿未尝。噩耗传出,国人震惊。全国各地社会名流、文人学者等,前来致祭者甚多。不少党政要人送来挽联,或赋诗致哀:孙科送挽联“继国父遗教,为自制先驱”;李宗仁送挽联“功在乡邻”;黄炎培先生书长联挽悼:“做下层工作,享上等荣誉,大丈夫当如是也。迄今昭忠栖魂,菩提賁骨,数千里齐来瞻仰,英名永不朽,功业直追佛、耶、回!为民团领袖,当自治导师,有志者事竟成矣。试看桑麻遍野,花柳烟溪,百万户同庆升平,光辉垂故里,恩泽常留镇、内、淅!”;冯玉祥将军送“杀身成仁,做万家生佛;舍生取义,为一代完人”的挽联,并作一首长诗以志纪念;别廷芳的挽联则表达了他真诚的悲伤:“剿匪有胆,办事认真,功似明灯照长夜。英名不朽,身死非命,我欲搔首问穹苍!”(农行南阳市分行翟传海) 
   
  附:《冯玉祥悼彭禹廷诗》 
   
     
     
  冯玉祥悼彭禹廷诗 
   
  彭先生,彭禹廷, 
   
  河南省,镇平人。 
   
  一生好读书,说话不欺人。 
   
  最好不说话,说话必真诚。 
   
  民国十一年,他在十一师, 
   
  团部书记官,埋头能苦干。 
   
  做事有恒心,性情极和善; 
   
  有功常归人,有过自己担。 
   
  行为极耿直,是一钢铁汉。 
   
  后来在西北,五原誓师时; 
   
  他自宁夏来,特为报告事。 
   
  朝夕相过从,更见其心志。 
   
  又后在豫省,办学更认真; 
   
  多少好青年,佩服皆倾心。 
   
  最后回南阳,办事为地方; 
   
  实心做事业,父老多仰仗。 
   
  不期有意外,忽然被贼害。 
   
  关岳死如此,身死名万代。 
   
  如果太平常,一事办不来。 
   
  人生几时秋,不必问成败。 
   
  是非与真理,咬定不变态。 
   
  哎呀彭先生,真想百姓爱。 
   
  哎呀彭禹廷,地方实利赖。 
   
  哎呀彭书记,真理不能埋。 
   
  哎呀彭秘书,始终未失败。 
   
  我今纪念你,光辉永久在!